三岁看老

1980年,卡斯比教授同伦敦国王学院的精神病学家对1000名3岁幼儿进行了面试,根据面试结果,这些幼儿被分为充满自信、良好适应、沉默寡言、自我约束和坐立不安5大类。2003年,当那些孩子26岁时,卡斯比等精神病学家再次与他们进行了面谈,并且通过这些人的朋友和亲戚进行了详细地调查,结果幼儿长大后的性格基本和小时候一模一样。

当年被认为“充满自信”的幼儿占28%。小时候他们十分活泼和热心,为外向型性格。成年后,他们开朗、坚强、果断,领导欲较强。40%的幼儿被归为“良好适应”类。当年他们就表现得自信、自制,不容易心烦意乱。到26岁时,他们的性格依然如此。
当年被列入“沉默寡言”类的幼儿占8%,是比例最低的一类。如今,他们要比一般人更倾向于隐瞒自己的感情,不愿意去影响他人,不敢从事任何可能导致自己受伤的事情。10%的幼儿被列入“坐立不安”类,主要表现为行为消极,注意力分散等。如今,与其他人相比,这些人更容易苦恼和愤怒。熟悉他们的人对其评价多为:不现实、心胸狭窄、容易紧张和产生对抗情绪。还有14%的“自我约束”型的幼儿长大后的性格基本和小时候一模一样。

三岁看老,马上三岁的多多究竟是什么样的呢?

你爱吃,有着超越同龄人的胃口,天生适合陪吃陪喝,永远是战斗到最后一个下桌的。全面的饮食是茁壮成长的基础,也是早期免疫力的形成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不是真的挑食,但会习惯性的拒绝不熟悉味道的的食材,比如辣,体现了性格中本能保护自己的一面,对未知事物的冒险探奇的欲望小于谨慎观察的本能。当然你的能吃算是一种半人工促成的潜意识,出生之后饿的。

你爱哭,不是因为不够坚强,你跌倒从来不哭,当然或许不是真疼;现在的哭已经变成了一种沟通方式,依旧算是一种从小被加强的本能,需要博取关注和同情。哭也许是为了吃,也许是为了看一集动画片,也许只是不想听从指令,或者你其实是困了。

你礼貌而胆小,在外面任何对你的要求与人分享和言语沟通你都能很好的完成。从不抢东西只会默默被抢,你是有自我意识的,那不敢抢回来也许只是因为胆小,应该不会是已经达到与世无争的超脱境界。

你狡猾,见人下菜碟,知道想达到一个目的从身边人的下手优先级以及策略。学会了讨价还价,目前擅长的套路是再看一集就不看了,再吃一口就不吃了,再玩一会就不玩了。这个句型已经熟练掌握,需要大家及时识破这个套路,避免无限循环。

你爱漂亮,有展现自我的欲望,是一个人自信的基础和动力,但目前对自己过分突出的肚子还没有感到不适。

你不够专注,目前能聚精会神做最长时间的活动是看动画片,其次可能是看书,乱涂乱画和拆东西。对于制作一个结构复杂的拼图积木和比较细致的绘画类活动,不太能耐心完成。目前观察好的引导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建立在自己有兴趣的基础之上。

如果一定要把你分类到上面的5个之中的话,你还不算是充满自信的,目前看也肯定不属于沉默寡言或者自我约束的,所以大家的希望就是不要成为坐立不安的那一类,向着充满自信发展。

今天我千岁 - day1000

一转眼离开德国已经一年半了,本宫目前身高翻了一番,体重增加了4倍,至少没变8倍就说明我还不是向着球形发展的,哇哈哈哈。

语言能力是我最近一年主要提升的技能,虽然长齐了牙不再撒气漏风,但依旧吐字不清语音语调怪异;好在言辞犀利,可以成功接下茬让大家眼前一亮,“奶奶你要等Daddy回来啊,他是你的额子啊!”。

好像随我妈,到现在依旧不太识数,中英文过了10轻松可以数乱了,Daddy咋办啊?天天练瑜伽跳芭蕾我这身材加遗传你俩的原材料应该是hold不住,我的人生该怎么办啊?记忆力好像还凑合,会唱好几首中英文歌曲,会背好几首唐诗宋词,妈妈的双语教学和那一架子一架子的绘本算没白买。

然后去年年底搬回来天津,准备开始上我心驰神往的幼儿园了,不过还得抽签,不中的话就得上私立的了,不过好在都离得很近。希望我的运气不像Daddy那么差,车牌从天津摇到北京一直就没成功,Daddy加油! 妈妈也经过多方努力混入了一所学校,有了所谓的编制,虽然早出晚归的远了点,寒假也没想象的那么寒假,但妈妈还算乐此不疲的每天奔波。妈妈你从回国前就说要考的驾照呢?你要知道没那个连号都不能摇的。。。Daddy不在想去个远处玩都不行,不能天天让我去玩体育馆的木马啊。

最近开始不太好意思和陌生人说话了,而且也不大声嚷嚷了,下次那么多人在场让我发言可以准备一个麦克风,不过好在过年红包还是收了一堆,妈妈要替我存好不许乱花! 本来年前去逛古文化街,Daddy要给我买个格格的帽子戴,结果妈妈没让买说不好看,导致今天缺了个合适的自拍,随便贴几张近照吧,欢迎赞美。 期待我万岁那天,到时候就27岁了,加油!

请输入图片描述

死去活来之复活节(下)

(书接上文, 隔的有点久,上回说到多多一行住进了梦幻酒店)
一家三口开始了在酒店房间里各种新鲜,毕竟第一次住带咖啡机的房间,连多爸都有点小兴奋。还好胃的优先级依旧相当的高,爸爸妈妈很快意识到这一天瞎折腾到现在还没正经吃一顿饭呢,进来的路上刚好看到酒店对面有家叫‘Sushi&Wein’的饭馆,依旧灯火通明的样子,妈妈决定派爸爸去买点外卖回来填肚子。没过多久爸爸就带着热呼呼的日式炒面和天妇罗回来了,妈妈还效率很高的把我洗干净了,可惜我已经吃饱了还有点困,不过闻着还是挺香的。闻着闻着我就在大床上睡着了。

一觉醒来,风停了,小雨还在继续。 有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耶稣复活了;坏消息是爸爸倒下来,肚子拉的和我上次回国差不多。既来之则安之,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总不能把时间荒废了吧,还好我和妈妈看似依旧健康,爸爸经过稍许歇息也表示要带病坚持参观德雷斯顿。。。于是一家人就这样在绵绵细雨中上路了。德雷斯顿还好不大,但是很漂亮有很多好看的大房子,我也在石子路的颠簸中延续我一贯出门的半梦半醒。

又是一觉醒来,天气依旧不给力,还滴滴答答下起了小阵雨。爸爸妈妈急急忙忙把我推进了一个大商场,找了个吃饭的地方坐下来开始给我喂食。爸爸依旧胃口不佳情绪低落,妈妈也开始受到传染啥也不想吃,两人各要了杯热饮,爸爸特意点的甜点最后俩人都没咋吃,最后决定顶着小雨提前回酒店歇着了。城小住的近还是有好处,很快逃回了酒店房间,算是有了回家的感觉。跟以往发病的规律类似,妈妈继爸爸之后倒下了,全家除了我都在发烧。。。这一个下午就在喝热茶和床上午睡中度过了。

第三觉醒来,爸爸貌似因为妈妈病倒而精神了起来,开始忙前忙后张罗着要不定个客房服务,一天没正经吃饭了,正好床头的桌子上就有菜单。一番嘀咕之后俩人终于想明白了,我的罐罐还得加热呢,还是一起下去酒店的餐厅吃好了。爸爸点了2个汤当前菜,热好了我的罐罐,又点了一盘大肉肉和一扎啤酒,妈妈喂完我病殃殃的表示要先上去休息了。就这样填饱肚子的爸爸和无精打采的妈妈带着昏昏沉沉的我继续睡觉。。。

第四觉醒来,“行程”也告一段落该回家了,今天的计划是先顺路去柏林见下阎阿姨然后住一晚再回家。半血复活的爸爸再次邀请妈妈下楼吃早餐,半死不活的妈妈再次婉拒,于是爸爸孤单地下楼了。回来时给我和妈妈带了几个鸡蛋和面包,还拿了2个猕猴桃。收拾收拾东西一家人就这样上路了,因为本来回去时没计划时间,所以随便找了趟倒车比较少的线路就上车了。刚复活的DB也不给力继续晚点,结果呐直接导致第一次倒车只剩下3分钟,好死不死的还要换个站台,破破烂烂的站台还在施工,电梯也停了。因为知道晚点提前做好了准备, 攒了一管肾上腺素的爸爸车一停就抱着车往外狂奔,妈妈也被带动跟着跑了起来。当爸爸按开车门,一家三口都进了车厢,后面又悠悠飘进来几个刚才同车的大爷大妈,自动门一关车就徐徐开动了。一招慢招招慢,后面又这样奔了一次,最后终于到了柏林的旅馆。爸爸貌似也是药效退了从安全到达旅馆开始就继续拉肚子。晚上去阎阿姨家遛了一圈,胡吃了一顿。柏林的旅馆相比早晨刚搬出来的房间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感觉就像用惯了大屏手机突然用回老诺基亚。不过其实各方面都还OK,一夜无话大家都累得不行了,所以睡得很香。

这一觉醒来,大家都恢复了精神,一起下楼吃了早餐。虽然简陋了许多,不过晒着太阳妈妈也精神了不少。小憩之后收拾好东西一家出了旅馆踏上了回家的路。就这么死去活来的,德累斯顿之旅也算结束了。

(写着写着一不小心拖了快3个月,对不起追连载的各位了。。。 以后抽空还会继续写的,回国了,开始新生活。 DaN@BJ)

死去活来之复活节(上)

自从上次坐大飞机从国内回来,好久没出门旅游了,这不4月份的兔子节来了,爸妈老早就安排好这次要去德累斯顿。订好了旅馆和车票,还安排了回程时去柏林溜达一天。现在天也越来越长很适合旅游,夏令时都拨了次表了,太阳还一直拖到8点才下山。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从前一个周末开始来了个叫Niklas的台风(和圣诞老人名字差不多...),搞得全德国交通半瘫痪。雨雪雹一窝蜂都来了,我也被天天窝在家里不敢出门。从周一开始爸爸开始每天嘀咕到底还去不去的成,没事翻看Bahn最新的修路信息。万幸的是周三开始从罗斯托克到柏林和萨克森的交通都慢慢恢复了。天气也算活了过来,虽然还是阴沉沉的刮着小风飘着小雨。他俩总算松了口气,提前交的钱算没打水漂,我也又能出远门玩了。爸妈前些天赶在放假前特意给我买了辆新的推车打算推出去溜达,之前用的那辆黑色的“太大太重了”,妈妈没事就抱怨搬不动(其实逻辑和地下室洗衣房的门是一样的...)。看现在的天气决定还是推大车吧,至少我在里面更安全些,你看下面这辆车多恐怖...

bahnBaum

因为爸爸突然从天而降的国内工作机会,让一直怀揣着报国心的妈妈雀跃不已。不过突如其来的变故也大大影响了之前的计划,爸爸开始跟老板摊牌安排后事,忙着处理各种Kün(不是指某阿姨,德语结束合同的意思)工作房子宽带电银行保险,搞得每天头昏脑胀的。所以这次德雷斯顿之行很有可能成为我回国前在德国的最后一次长途旅行了,哎,我还好多地方没去过呢。。。

为了充分利用剩下的时间并且让爸爸少请假,订的车票是周四下午2点多出发的,本来的计划是爸爸中午早回来吃过午饭一起走。结果周四中午爸爸叽里咕噜的快1点才到家,我刚吃完饭妈妈帮我把衣服换好,说好给妈妈买的外卖也没买。于是同样饥肠辘辘的爸爸被妈妈狠剋了一顿,然后他俩各自背上满满的背包推上小车,一家三口就这样和谐地踏上了复活节之旅。

因为时间还算充裕,爸爸在火车站又屁颠屁颠地从面包房买了三明治和咖啡来孝敬妈妈。路上还是很开心的,到柏林这一段我一直很兴奋,在座椅上爬来爬去,中间吃了好几顿加餐,邻居玩填字的老太太也一直在逗我。很讨厌的就是那个列车的广播,没事就吓唬我,好几次我都要睡着了又被吵醒了。不过检票的叔叔人很好,还给了我一张儿童票,算是我的第一张德铁车票,不过因为是普通慢车所以比较简陋,听说ICE的儿童票非常豪华。晃荡了2小时,到柏林顺利转车IC,车进站前还寄希望于专门订的家庭包厢能有多豪华,德铁果然不负众望,新车头挂老车厢,破就一个字。不过还好地方算大,中间一直有各种小朋友来串门,还和一个比我大一点的小姐姐一起玩了会。就这样逛荡了2小时火车顺利抵达德雷斯顿,倒了次车一家三口来到了订好的酒店门口,名叫 Art'otel 很有艺术气息吧。内部装潢也很现代,主打画廊风格,bookings综合指数8.1不是浪得虚名的,强力推荐。

(未完待续)

十月围城

一晃快10个月了,好久没写新的了,爸爸妈妈真懒。。。不过爸爸倒是记得给我换了个头像,算我没白费劲每天早晨跟他挥手拜拜!可能是最近甩手过度,图中百搭的Kitty帽帽上上周出门溜达被我给甩丢了 T_T

随着月龄的增长,我现在已经穿不了74号的衣服了,爸爸妈妈没事就指着我的肚子说我是吃货。其实还好啊,我也就白天吃个6-7顿的各种水果鸡鸭鱼肉的罐罐,间歇要几块饼干米饼磨磨牙,晚上没事啃2个橙子润润喉,夜里嚷嚷着喝2次奶,多么???

再说了,我每天运动量大啊,跋山涉水地“扒翻舔”各种箱子架子盒子;5米折返跑每天几百次,我的纪录是从沙发到门口只要2秒,约等于你回个头的功夫;而且现在拉屎多费劲,吃那么多干的妈妈还诚心把我的果汁水调淡,这让人怎么喝啊,你俩没事干还老可乐zero的,不喝水我能拉屎吗,一天不拉你俩又嘀咕。别提了,说到拉屎这个老话题,有一个礼拜,妈妈也不知道给我灌了什么药,我每天那个舒畅啊,随便打个哈切都能挤出个粑粑星,一度让她俩很担心,别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后来才知道妈妈给我千挑万选的果汁居然是专门用来通便便的,我说喝着有股怪味。你看还是你们的问题吧,那几天纳闷之余还嫌弃我浪费尿布,太不讲理了!

对了,有时真的不太懂爸妈的逻辑,一会儿夸我运动能力强,一会儿又嫌弃我没完没了地爬来爬去,难道你们不知道我爬得快是因为每天锻炼吗,两个不健身的懒蛋还好意思说我。由于她俩觉得每天追我把我搬来搬去力不从心,为了这个爸妈又买了一箱子拼图垫子继续扩张垫子版图,估计很快客厅就布满了!不过这东西忒软了,爸爸还折腾弄出个什么围墙,有屁用啊,我随便扒拉一下就都塌了,然后他还每天再重摆一遍,这不是白费力气吗。

新年新气象,除了扩展了游乐区,我又多了一个条纹马的小车车,不过貌似几次试驾都有点心惊胆战的,尤其是站着推的时候,看来人家包装上写一岁以上是有道理的,我现在还是有点重心不稳,考虑下是该减减肥了,小肚子多少有点突出 ;P

最近每周五早上妈妈都带我去一个很好玩的地方,里面有很多大肚子的阿姨和五颜六色的小朋友。有个叫Matthew的大眼小男生最近经常跟我套近乎,对外宣称我是他女朋友。。。这我可得好好考虑考虑,比我大几个月,抢东西还没我快,看上去笨笨的,上次在咖啡厅还从椅子上滑下来被卡住肚子。不过眼睛确实是挺大的,长大了应该是个帅哥,算了,先跟他玩一段日子好了,反正他也快要搬到汉堡了,我是不太相信远距离,啥东西攥在手里才是自己的不是。

眼看春天就要来了,攒膘的季节消逝殆尽,我也该认真的考虑下要不要减肥的问题了,毕竟要当一名像妈妈一样的气质美女,让一个又一个Matthew前仆后继,还是需要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不过妈妈最近晚上给我煮的粥还真是香,又是虾又是鲜贝的,啊啊啊,纠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