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去活来之复活节(下)

(书接上文, 隔的有点久,上回说到多多一行住进了梦幻酒店)
一家三口开始了在酒店房间里各种新鲜,毕竟第一次住带咖啡机的房间,连多爸都有点小兴奋。还好胃的优先级依旧相当的高,爸爸妈妈很快意识到这一天瞎折腾到现在还没正经吃一顿饭呢,进来的路上刚好看到酒店对面有家叫‘Sushi&Wein’的饭馆,依旧灯火通明的样子,妈妈决定派爸爸去买点外卖回来填肚子。没过多久爸爸就带着热呼呼的日式炒面和天妇罗回来了,妈妈还效率很高的把我洗干净了,可惜我已经吃饱了还有点困,不过闻着还是挺香的。闻着闻着我就在大床上睡着了。

一觉醒来,风停了,小雨还在继续。 有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耶稣复活了;坏消息是爸爸倒下来,肚子拉的和我上次回国差不多。既来之则安之,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总不能把时间荒废了吧,还好我和妈妈看似依旧健康,爸爸经过稍许歇息也表示要带病坚持参观德雷斯顿。。。于是一家人就这样在绵绵细雨中上路了。德雷斯顿还好不大,但是很漂亮有很多好看的大房子,我也在石子路的颠簸中延续我一贯出门的半梦半醒。

又是一觉醒来,天气依旧不给力,还滴滴答答下起了小阵雨。爸爸妈妈急急忙忙把我推进了一个大商场,找了个吃饭的地方坐下来开始给我喂食。爸爸依旧胃口不佳情绪低落,妈妈也开始受到传染啥也不想吃,两人各要了杯热饮,爸爸特意点的甜点最后俩人都没咋吃,最后决定顶着小雨提前回酒店歇着了。城小住的近还是有好处,很快逃回了酒店房间,算是有了回家的感觉。跟以往发病的规律类似,妈妈继爸爸之后倒下了,全家除了我都在发烧。。。这一个下午就在喝热茶和床上午睡中度过了。

第三觉醒来,爸爸貌似因为妈妈病倒而精神了起来,开始忙前忙后张罗着要不定个客房服务,一天没正经吃饭了,正好床头的桌子上就有菜单。一番嘀咕之后俩人终于想明白了,我的罐罐还得加热呢,还是一起下去酒店的餐厅吃好了。爸爸点了2个汤当前菜,热好了我的罐罐,又点了一盘大肉肉和一扎啤酒,妈妈喂完我病殃殃的表示要先上去休息了。就这样填饱肚子的爸爸和无精打采的妈妈带着昏昏沉沉的我继续睡觉。。。

第四觉醒来,“行程”也告一段落该回家了,今天的计划是先顺路去柏林见下阎阿姨然后住一晚再回家。半血复活的爸爸再次邀请妈妈下楼吃早餐,半死不活的妈妈再次婉拒,于是爸爸孤单地下楼了。回来时给我和妈妈带了几个鸡蛋和面包,还拿了2个猕猴桃。收拾收拾东西一家人就这样上路了,因为本来回去时没计划时间,所以随便找了趟倒车比较少的线路就上车了。刚复活的DB也不给力继续晚点,结果呐直接导致第一次倒车只剩下3分钟,好死不死的还要换个站台,破破烂烂的站台还在施工,电梯也停了。因为知道晚点提前做好了准备, 攒了一管肾上腺素的爸爸车一停就抱着车往外狂奔,妈妈也被带动跟着跑了起来。当爸爸按开车门,一家三口都进了车厢,后面又悠悠飘进来几个刚才同车的大爷大妈,自动门一关车就徐徐开动了。一招慢招招慢,后面又这样奔了一次,最后终于到了柏林的旅馆。爸爸貌似也是药效退了从安全到达旅馆开始就继续拉肚子。晚上去阎阿姨家遛了一圈,胡吃了一顿。柏林的旅馆相比早晨刚搬出来的房间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感觉就像用惯了大屏手机突然用回老诺基亚。不过其实各方面都还OK,一夜无话大家都累得不行了,所以睡得很香。

这一觉醒来,大家都恢复了精神,一起下楼吃了早餐。虽然简陋了许多,不过晒着太阳妈妈也精神了不少。小憩之后收拾好东西一家出了旅馆踏上了回家的路。就这么死去活来的,德累斯顿之旅也算结束了。

(写着写着一不小心拖了快3个月,对不起追连载的各位了。。。 以后抽空还会继续写的,回国了,开始新生活。 DaN@BJ)

死去活来之复活节(上)

自从上次坐大飞机从国内回来,好久没出门旅游了,这不4月份的兔子节来了,爸妈老早就安排好这次要去德累斯顿。订好了旅馆和车票,还安排了回程时去柏林溜达一天。现在天也越来越长很适合旅游,夏令时都拨了次表了,太阳还一直拖到8点才下山。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从前一个周末开始来了个叫Niklas的台风(和圣诞老人名字差不多...),搞得全德国交通半瘫痪。雨雪雹一窝蜂都来了,我也被天天窝在家里不敢出门。从周一开始爸爸开始每天嘀咕到底还去不去的成,没事翻看Bahn最新的修路信息。万幸的是周三开始从罗斯托克到柏林和萨克森的交通都慢慢恢复了。天气也算活了过来,虽然还是阴沉沉的刮着小风飘着小雨。他俩总算松了口气,提前交的钱算没打水漂,我也又能出远门玩了。爸妈前些天赶在放假前特意给我买了辆新的推车打算推出去溜达,之前用的那辆黑色的“太大太重了”,妈妈没事就抱怨搬不动(其实逻辑和地下室洗衣房的门是一样的...)。看现在的天气决定还是推大车吧,至少我在里面更安全些,你看下面这辆车多恐怖...

bahnBaum

因为爸爸突然从天而降的国内工作机会,让一直怀揣着报国心的妈妈雀跃不已。不过突如其来的变故也大大影响了之前的计划,爸爸开始跟老板摊牌安排后事,忙着处理各种Kün(不是指某阿姨,德语结束合同的意思)工作房子宽带电银行保险,搞得每天头昏脑胀的。所以这次德雷斯顿之行很有可能成为我回国前在德国的最后一次长途旅行了,哎,我还好多地方没去过呢。。。

为了充分利用剩下的时间并且让爸爸少请假,订的车票是周四下午2点多出发的,本来的计划是爸爸中午早回来吃过午饭一起走。结果周四中午爸爸叽里咕噜的快1点才到家,我刚吃完饭妈妈帮我把衣服换好,说好给妈妈买的外卖也没买。于是同样饥肠辘辘的爸爸被妈妈狠剋了一顿,然后他俩各自背上满满的背包推上小车,一家三口就这样和谐地踏上了复活节之旅。

因为时间还算充裕,爸爸在火车站又屁颠屁颠地从面包房买了三明治和咖啡来孝敬妈妈。路上还是很开心的,到柏林这一段我一直很兴奋,在座椅上爬来爬去,中间吃了好几顿加餐,邻居玩填字的老太太也一直在逗我。很讨厌的就是那个列车的广播,没事就吓唬我,好几次我都要睡着了又被吵醒了。不过检票的叔叔人很好,还给了我一张儿童票,算是我的第一张德铁车票,不过因为是普通慢车所以比较简陋,听说ICE的儿童票非常豪华。晃荡了2小时,到柏林顺利转车IC,车进站前还寄希望于专门订的家庭包厢能有多豪华,德铁果然不负众望,新车头挂老车厢,破就一个字。不过还好地方算大,中间一直有各种小朋友来串门,还和一个比我大一点的小姐姐一起玩了会。就这样逛荡了2小时火车顺利抵达德雷斯顿,倒了次车一家三口来到了订好的酒店门口,名叫 Art'otel 很有艺术气息吧。内部装潢也很现代,主打画廊风格,bookings综合指数8.1不是浪得虚名的,强力推荐。

(未完待续)

十月围城

一晃快10个月了,好久没写新的了,爸爸妈妈真懒。。。不过爸爸倒是记得给我换了个头像,算我没白费劲每天早晨跟他挥手拜拜!可能是最近甩手过度,图中百搭的Kitty帽帽上上周出门溜达被我给甩丢了 T_T

随着月龄的增长,我现在已经穿不了74号的衣服了,爸爸妈妈没事就指着我的肚子说我是吃货。其实还好啊,我也就白天吃个6-7顿的各种水果鸡鸭鱼肉的罐罐,间歇要几块饼干米饼磨磨牙,晚上没事啃2个橙子润润喉,夜里嚷嚷着喝2次奶,多么???

再说了,我每天运动量大啊,跋山涉水地“扒翻舔”各种箱子架子盒子;5米折返跑每天几百次,我的纪录是从沙发到门口只要2秒,约等于你回个头的功夫;而且现在拉屎多费劲,吃那么多干的妈妈还诚心把我的果汁水调淡,这让人怎么喝啊,你俩没事干还老可乐zero的,不喝水我能拉屎吗,一天不拉你俩又嘀咕。别提了,说到拉屎这个老话题,有一个礼拜,妈妈也不知道给我灌了什么药,我每天那个舒畅啊,随便打个哈切都能挤出个粑粑星,一度让她俩很担心,别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后来才知道妈妈给我千挑万选的果汁居然是专门用来通便便的,我说喝着有股怪味。你看还是你们的问题吧,那几天纳闷之余还嫌弃我浪费尿布,太不讲理了!

对了,有时真的不太懂爸妈的逻辑,一会儿夸我运动能力强,一会儿又嫌弃我没完没了地爬来爬去,难道你们不知道我爬得快是因为每天锻炼吗,两个不健身的懒蛋还好意思说我。由于她俩觉得每天追我把我搬来搬去力不从心,为了这个爸妈又买了一箱子拼图垫子继续扩张垫子版图,估计很快客厅就布满了!不过这东西忒软了,爸爸还折腾弄出个什么围墙,有屁用啊,我随便扒拉一下就都塌了,然后他还每天再重摆一遍,这不是白费力气吗。

新年新气象,除了扩展了游乐区,我又多了一个条纹马的小车车,不过貌似几次试驾都有点心惊胆战的,尤其是站着推的时候,看来人家包装上写一岁以上是有道理的,我现在还是有点重心不稳,考虑下是该减减肥了,小肚子多少有点突出 ;P

最近每周五早上妈妈都带我去一个很好玩的地方,里面有很多大肚子的阿姨和五颜六色的小朋友。有个叫Matthew的大眼小男生最近经常跟我套近乎,对外宣称我是他女朋友。。。这我可得好好考虑考虑,比我大几个月,抢东西还没我快,看上去笨笨的,上次在咖啡厅还从椅子上滑下来被卡住肚子。不过眼睛确实是挺大的,长大了应该是个帅哥,算了,先跟他玩一段日子好了,反正他也快要搬到汉堡了,我是不太相信远距离,啥东西攥在手里才是自己的不是。

眼看春天就要来了,攒膘的季节消逝殆尽,我也该认真的考虑下要不要减肥的问题了,毕竟要当一名像妈妈一样的气质美女,让一个又一个Matthew前仆后继,还是需要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不过妈妈最近晚上给我煮的粥还真是香,又是虾又是鲜贝的,啊啊啊,纠结啊!!!

我要看广告

话说记得那天是个周三,还没到我出生的Donnerstag。那周不知怎么的,从周一开始天气就变得格外的冷,让我经常早晨起来时鼻子不通气,据爸爸妈妈说可能是德国的暖气有自动温控,早晨的时候暖气觉得屋子够暖和所以就变的冷冷的,没事瞎智能害我呼吸不畅,夜里吭叽还要妈妈拍拍抱抱。

因为隔天早晨爸爸要回村探亲,所以决定提前一天演习早起。自打爸爸换到大学医院工作后,因为离家近,彻底变成了晚睡晚起晚出晚归,没少让妈妈念叨。不过要进村可就是另一回事了,尤其现在又是冬天,所以爸爸非常早的就醒了,不过没起来只是躺在床上看小说。这是爸爸新添的爱好(向妈妈学习的结果),说是别人推荐的一部什么热门小说,我一瞥手机屏幕都已经7点半了,不过天还是很黑。

我在床上翻腾了一会,东瞅瞅西看看,啃啃这啃啃那,趴在床栏杆上看了半天看小说的爸爸和半熟睡的妈妈,别说妈妈还挺好看,好多地方长的和我挺像。打了几个滚发现还没人理我,我决定随便咔嚓两声把他俩呼唤过来,一晚上也该给我换个尿布了。别说我的吭嚓还是一贯的好使,妈妈迅速睁开眼睛瞥了眼爸爸,闷闷的发出一串口令:“去把尿布换了”。于是看到爸爸噌的一下坐了起来扔了手机,走到我床边把我拎出来。。。(个人隐私,此处略去若干换尿布细节)

因为之前折腾了一会,换上干净的尿布躺在爸妈中间我突然感觉到肚子里有点空,想想反正他们也都醒了那就继续闹腾几下换口早点吃。妈妈皱了几下眉头,看我可能是饿了就决定让爸爸去给冲奶粉,没一会爸爸拿了奶瓶递到我面前搂着我开始喂。现在爸爸喂我的次数比较少,看来是冲奶的手法和妈妈开始有差距了,我喝了大半觉得口感一般,于是决定使出我惯用的扒拉奶瓶大法,“我不喝了!”

妈妈又是一皱眉,颁了另一道旨,“大屋暖气开开把多多抱走吧”。于是我就被爸爸搬到了大屋新搭的堡垒里(爸爸最近用沙发的靠垫隔着茶几组合出了一个三面城墙的保护区),然后他又自以为是的搬出一坨绒毛玩具把我围了个水泄不通,生怕我从唯一的出口跑到地板上。之后他就跑去厨房做早饭了。我听着热水壶咕噜咕噜的开了,决定扒拉开身边这些毛茸茸沾满我口水的小怪物们去发掘一下这个新搭的围墙外面有啥,貌似昨天晚上看到那个茶几上摆了很多我从来没舔过的新玩意。

我摸着摸着撸过来一根黑棍子,觉得很熟悉经常看见爸爸妈妈拿着,也不知道舔起来是什么味道。。。想想决定趁着没人赶紧拿过来啃一口好了。最近爸爸妈妈看我看的很紧,只许我拿他们给我的玩具,就好像我会满地找东西舔一样,其实我只是会去舔那些没舔过的东西而已。我这一口刚下去,对面的大板子就亮了,然后两个长得跟爸爸妈妈很不一样的黑黑的人开始嘚啵个没完没了。我还在纳闷爸爸妈妈都没在怎么突然那个平时黑黑的板子会发亮还出声音,就见爸爸突然跑了进来一把把我抱离了高墙,然后还把我嘴里的棍子抢走了。我最讨厌别人抢我嘴里的食了,于是决定发出高频的抗议,“啊啊啊啊”,还挺有效,爸爸赶紧拿了一个我一直颇为宠爱的电话来堵我的嘴。妈妈听见我嚷嚷也跑了过来问咋了,听见爸爸说,“咱多多又长本事了,知道我最近走的晚吃早点时爱看个新闻,提前帮我把电视打开了。。。”,然后他俩就笑作一团,妈妈还搂过我来亲了一口,真是莫名其妙的。之后他俩又把我围了一通,把黑棍子放到了茶几更远的位置,又各自回去继续做早饭的做早饭,洗漱的洗漱。我呢,想想刚才才啃了一口不太甘心,爬起来看了下,其实放的也不太远,我只要努努力用脚撑着应该就可以够到了。我还是很善于实践的,用力一扶围墙的头,噌的一窜就趴到了茶几上,果然一伸手就够到了棍棍儿,心想趁他们不在赶紧拿过来舔个够。刚才那两个黑脸还一动不动地在黑板上叽里呱啦,挺没意思的,还不如前些天爸爸妈妈在一起抱着我看到过的一个黑毛大猴猴骑大马。我于是继续专心舔,不知怎么的黑板上的黑人不见了,蹦出来好多奇形怪状的东西,好像很好吃的样子,还有好多长的很像爸爸妈妈带我出去在外面那些对着我笑的人,嗯,这个好,我可以一边看一边啃我的棍棍儿。其实我也不是饿,不知怎么的最近嘴里总是痒痒,想找东西舔舔蹭蹭。最近晚上妈妈也总拿一个软软的毛茸茸的奶嘴东西帮我蹭,挺舒服的。我正享受呢,就见爸爸又跑了进来,这次手里还拖了个盘子,妈妈也洗漱完走了进来。跟刚才一样,一天不知道他们要从我嘴里抢多少次,刚啃了没几口的棍子就又被夺走了,讨厌!!!爸爸一边塞给我那个被啃变形的破烂熊一边对妈妈说,“看来多多对国际新闻没啥兴趣,宁可看德国的广告。。。”

我还没坐稳,就见黑板上的两个黑脸又出现了,爸爸妈妈也一边一个坐下来开始吃早点,真没劲,又没得看也没得玩,我决定倒地休息一下了。。。

半岁小记

半岁的多多明显有个“大姑娘”的样子啦!能不摇不晃坐得直直的自己玩儿玩具,运动能力也直线上升,已经可以双腿半跪撅着屁股向前匍匐了!经常我去上个厕所的时间,她就从爬毯一端爬到了另一端,真真的半分钟也离不开人看着了。星星语也日渐丰富,经常无意中发出双音节的词语,像“pupu, niania”之类的,虽然还不会清晰地叫妈妈,但是我觉得按照她现在的发展趋势,应该很快啦!

半岁的多多依然喜欢用舔或咬的方式认知一切事物。任何东西放在她嘴边,她都会张开小嘴伸出小舌头,做势要舔。随着胃口变大,对新鲜的事物也越来越感兴趣。无论我在吃什么,她都巴巴地抬着小脸儿看,嘴巴一张一合的,有时还滴几滴口水,跟小狗一样一样的。有一次我打开饼干盒拿饼干,回身抽面纸的功夫,她已经从床的里侧爬到外侧,一只手已经扒在了饼干盒上,简直让我叹为观止!

半岁的多多最大的特点还是爱笑。现在的她会在想让我陪她玩儿的时候匍匐到我脚边,扒我的裤子,在我拉着她的手唱歌,或是对着她笑笑地讲故事的时候,很开心的晃着脑袋乐,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儿。虽然只有半岁,但是小多多对东西已经有了占有欲。拿在手里玩儿的东西如果硬是从她手上抢走的话,会立即不高兴地哭。想要拿走她手里东西的最好办法就是转移她的注意力,比如用另一个东西代替。看来从现在开始就要和她“斗智”啦!

半岁的多多会做的事情越来越多了,从只会躺着到会翻身会坐会匍匐,从只会吃喝拉撒睡到会笑会说星星语会抓着玩具挥舞,以后慢慢地会爬会走会自己吃饭穿衣,成长就是这么一点一滴地完成的吧!